雅思代考 > 玄幻小说 >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 正文 103 毁了叶久久,还要毁了她的男人
    体育场门口

    今天盛都最高气温足有38度,热浪伴随着细风,吹在身上,一片黏稠,时不时有人将目光投射向一边的少女。

    她穿着素兰色的长裙,外面还穿了一件轻薄的外套,肤色有种病态的苍白感,这种春秋装扮,在炎炎夏日显得分外惹眼。

    苏希安咬着唇,看了一眼手机,九点五十七了,没有电话,唯一的一条短信还是苏慕言发过来的。

    询问她是不是已经进场了。

    昨天晚上陆野给她打电话,聊到她今天的日常安排,她就说要来看运动会。

    陆野倒是一笑,“一个人?”

    叶久久给了苏希安两张票,苏慕言说要去补习,不和他一块儿去,苏侯和温言笙都是喜静的人,自然不愿出门,她还在考虑要不要过去。

    毕竟一个人是真的不想出门。

    “嗯。”她伸手扣着被脚。

    “你还记得欠我一顿饭吗?”陆野语气含笑。

    “那……”苏希安也是硬着头皮开口,“你要来看运动会吗?结束我请你吃饭。”鬼知道她说出这番话用了多大的勇气。

    “你这是在约我?”某人嘴角勾着坏笑。

    苏希安隔着电话,小脸都涨得通红,“不……不是,你要是不想去,我……”

    “那就这么约定了,看完运动会请我吃饭。”

    可是这马上就要开场了,人却迟迟没来,给他发的信息也没回,苏希安咬了咬嘴唇,拿着门票径直往里走……

    艳阳如火,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苏希安的位置,恰好就在西柚边上。

    “怎么来得这么迟啊,早知道你要过来,我就和你一块儿了。”西柚笑道,“你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

    “可能是这里面冷气太足了。”苏希安抿抿嘴,“你一个人来的?”

    “不是,他不知道去哪儿了。”西柚虽未言明,不过她笑容灿烂,面含娇羞之色,苏希安也知道是谁,心头酸涩不已。

    **

    此刻另一边

    叶擎轩一路尾随着韩君迟,绕了个大圈子,到了北区休息室,运动员和明星的休息室都集中在东西两区,这边压根无人经过。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小子来这里干嘛。

    韩君迟数到第9个休息室,其他的门都是紧闭的,唯独这一扇门是虚掩的。

    他敲了两下。

    “进来。”清脆的女人声音。

    韩君迟推门而入,看到里面的人,脸上却并无讶异之色,就和寻常一样温和,似乎一切他都已经预料到了。

    “你一个人来的?”她语气上扬,明显带着一丝愉悦,周围静极了,除了两人对话声,半点声响都没有。

    “嗯。”

    外面喧嚣热闹,这里却静得针落可闻。

    叶擎轩眯着眼,女人?

    这小子在这种时候居然出来私会女人,叶擎轩心里直冒火,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个东西。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被绿了一样。

    他微微靠近,韩君迟并未关门,叶擎轩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情形。

    这不是……

    叶久久在国家队里,寻常集训放假都是他负责接送,她队内的人,叶擎轩基本都认识。

    这韩君迟怎么会和她混到一起。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这小子去哪里挖墙头呢。

    “吴小姐,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吧。”韩君迟单刀直入,似乎并不愿在这里久留。

    吴慧茹反而一笑,“像叶久久那种女人,值得你这么维护?半夜私会男人,脚踩两只船,你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说吧,条件是什么?钱?”韩君迟面不改色。

    “呵——叶家大小姐的猛料,能用钱来衡量,要是这种丑闻爆出来,不仅叶久久一辈子完蛋,就连叶家都得跟着遭殃!”吴慧茹轻哼。

    “把我逼出国家队,那我也可以拉她下水,反正我什么都没有,自然什么都不怕!”

    “她们那种大小姐哪里懂得我的痛苦,我努力了那么久,眼看着就能实现的愿望,代表国家出征奥运会,凭什么她一出现,所有人都得捧着她,向着她!”

    吴慧茹一想到出征奥运的事情,就连声音都陡然提高,面部表情崩裂扭曲。

    “一副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样子,看着就讨厌!”语气不屑轻蔑。

    韩君迟拧眉,“条件到底是什么?”他可没空听她在这里胡搅蛮缠。

    吴慧茹却笑着走到了韩君迟面前,“叶久久那么喜欢你,如果你们分手,你喜欢上别人的话,你说她会是什么表情?”

    她打量着韩君迟的眼神,带着一丝贪婪。

    自从他和叶久久公开关系后,韩君迟的身家背景都被扒了出来,不仅一幅画可以炒到天价,就连家庭背景都令人咋舌。

    这让她嫉妒得快要发狂了,凭什么一切好的东西,都是她的!

    有人天生就高人一等,想要什么都手到擒来。

    韩君迟就端站在那里,遗世独立,干净得好像要与世隔绝一般。

    吴慧茹离得近了,仔细看着韩君迟,墨发柔软细腻,一身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皎洁如冷月,风华若灿星,这种人对任何女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眉眼如画,清姝淡雅。

    “你不是很喜欢叶久久吗?如果不想她照片曝光,就和她分手。”

    吴慧茹笑容略显狰狞,叶久久,你不是很厉害吗?很有手段吗?我倒想看看,分手之后,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她们这种专业运动员出身的人,平时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每年省队、国家队都是新人进旧人出,真正能出头的运动员也是凤毛麟角。

    对吴慧茹这种人来说,运动就等于她的一切。

    她被队内开除,这件事一旦传播开,她在体育圈根本没法混。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叶久久那么宝贝一个人。

    这次她要让叶久久尝尝失去最喜欢的人,是种什么滋味儿。

    “我拒绝。”没想到韩君迟拒绝得干脆彻底。

    “连她午夜幽会男人你都能忍,你还是个男人嘛?”吴慧茹哂笑,她以为几张照片呢发过去,是个男人都会抓狂,没想到他冷静得反倒让她觉得诧异。

    “被戴绿帽子,你还得帮她打掩护?”

    “你既然这么喜欢她,难道就不怕我把照片捅出去,让她身败名裂?还是说,其实你并没有那么喜欢她?你宁愿看她身败名裂?”

    韩君迟淡淡看了她一眼,“说完了吗?还以为你会给我更多的惊喜,如果只有这样,那我先走了。”

    吴慧茹心头一紧,忽然伸手拽住了韩君迟。

    韩君迟脸瞬间冷却,那双平稳无波眸子,好像瞬间凝结上了一层寒冰利刃。

    眼底滑过一丝浓浓的厌恶,和刚刚截然不同,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寒意,吴慧茹心神一震,身体本能要松开,可是理智回笼,还是死死扯住了他的衣服。

    叶擎轩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过来,身子一闪,躲进一侧的通道内,这边光线暗淡,一群靠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从他眼前跑过去,却无人注意他。

    他微微蹙眉。

    事情的大概他已经摸清楚了,这女人也是个狠角色啊。

    软的不行来硬的。

    就冲她拽着韩君迟的胳膊,那群记者一冲进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压根不够这些记者瞎写的。

    叶擎轩看着十余人从他面前跑过,并没作声,而是静观其变。

    他想看看韩君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他想私下解决这件事,他能理解,但是如果没有准备,就这么被人摆了一道,说真的……

    他还不配当叶家的女婿。

    **

    韩君迟垂头看着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臂,那双手很糙,因为常年握枪的缘故,虎口茧子分外明显,他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直接抬手甩开。

    “吴小姐,请自重。”

    可是吴慧茹手的力气极大,他挣脱不开,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韩君迟眉头紧锁。

    吴慧茹压低了声音,“韩小公子,这都是你逼我的。”

    下一秒一群记者涌入休息室,闪光灯刺得人眼晕。

    韩君迟眼前出现短暂的白茫,等他回过神,七八个录音笔话筒全部对准了他。

    “韩小公子,请问这种时候,您和吴慧茹怎么会这里?”

    “你们两个人是在幽会吗?”

    “这件事叶久久知道吗?你们在这里是想干嘛?”

    ……

    记者的提问直接将两人描述成背着叶久久出来幽会偷情一般。

    “吴慧茹,这个时间你不去准备出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吴慧茹咬着嘴唇,手指还紧紧扯着韩君迟的衣服,似乎是被吓坏了,欲言又止。

    直到记者将镜头对准她拽着韩君迟衣服的手,她才猛地把手缩回去。

    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我们没关系。”吴慧茹声音颤抖着。

    “既然没关系,你们为何要避开人群,你们两个人难道不是在幽会?”记者声音尖锐。

    “就是,你们在这里干嘛?韩小公子既然和叶久久在谈恋爱,你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合适。”

    “韩小公子,吴慧茹可是叶久久的师姐,你和她单独出来,不妥吧。”

    “您这种行为是不是脚踩两只船!”

    “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多久了?”

    “请问叶久久知道你们私下见面的事情吗?”

    ……

    韩君迟从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话,任凭那些记者狂轰乱炸。

    吴慧茹垂着头,头发遮着脸,看着倒是娇弱可怜。

    她已经和韩君迟好好商量了,既然他不同意自己的要求,就别怪她出手狠了。

    只要今天韩君迟的丑闻爆出去,她再把叶久久的照片曝光,等运动会结束,总局那边发通知说她被国家队开除。

    肯定所有人都以为是叶久久暗箱操作,以权压人,为了报复情敌才把她踢出队伍的。

    叶久久,你不让我好过,那咱们就都不要好过。

    我不仅要毁了你,我还要毁了你最喜欢的男人。

    长发遮掩下的嘴角,笑容诡谲狰狞,一抬头,却又是凄苦可怜的模样。

    这件事韩君迟只能吃哑巴亏,难不成他要向记者捅破,自己是为什么过来的?

    那好啊,如果他说,那她就直接把照片曝光,无论如何,她这次都要弄死叶久久。

    就在她自以为是,暗自窃喜的时候,韩君迟沉声开口。

    “是她约我碰面,并且拿了照片威胁我。”

    他说的是实话。

    吴慧茹傻了眼,韩君迟这是什么操作?

    他可是叶久久男朋友啊!这个时候不帮女朋友打掩护,居然为了撇清自己,直接把丑闻捅出去?

    还是说从一开始,他过来,就没打算帮叶久久隐瞒秘密?

    此人难不成……

    是友非敌?

    还以为多高洁,原来也是个为了自保不惜牺牲女人的伪君子!

    ------题外话------

    不好意思哈,让大家久等啦,我昨天晚上吃坏肚子,跑了一夜厕所,早上去医院说是急性肠胃炎,也不知怎么的,浑身都酸疼得不行,感觉整个人都要不行了o(???)o

    大家平时吃东西也要注意点啊,身体好比什么都重要。

    *

    不过某个渣女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她哪只眼睛看出来,小师叔是她朋友了?
友情链接:托福自拍照代考  gre答案  pte替考  gre答案  gmat代考  gmat代考  托福代考  sat答案  托业替考  act代考  sat枪手  托业替考  pte替考  sat答案  托业答案  托福替考  托业答案  gmat代考  雅思答案  Cae自拍照代考  托福替考  act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代考  雅思自拍照代考  雅思面授  sat代考  gre枪手  sat替考  雅思面授  托福枪手  托福答案  pte替考  托福代考  托福替考  雅思替考  雅思面授  sat枪手  托业答案  雅思枪手  雅思答案  托福代考  gmat代考  gre答案  act枪手  托福代考  act代考  gmat代考  sat答案  pte替考  雅思面授  托福答案  托福枪手  sat枪手  act枪手  雅思枪手  托业答案  托福答案  gre答案  托业答案  sat代考  sat枪手  sat枪手  雅思面授  gre枪手  gmat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代考  Cae自拍照代考  act答案  雅思答案  雅思替考  雅思答案  雅思自拍照代考  sat替考  托福枪手  act代考  托福枪手  托福自拍照代考  托业答案  sat答案  托业代考  gre代考  gre枪手  gre代考  act代考  托业替考  托福答案  托福替考  雅思替考  托福答案  雅思代考  sat枪手  雅思替考  雅思枪手  雅思替考  雅思枪手  雅思答案  雅思替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