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思代考 > 科幻小说 > 明日支配者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当断则断
    欧阳杰的目光落到环绕着贝利手腕的鳄鱼皮表带上,他认出那是百达翡丽的新品,价值不菲。

    看来奥德曼先生即使失去了宙器,处境也并不糟糕,先前说用五千万美元和古董字画作为交换,果然不是空口白话。

    “赶时间?”欧阳杰问。

    “不,时间还算充裕。”贝利说着,又看了眼手表,“只是想看看我需要多少时间来说服你,当年凯撒罗成立时,全靠我这张嘴才打通销路,但愿如今我没有退化成个糟糕的说客。”

    欧阳杰皮笑肉不笑地哈了声,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如果你对凯撒罗有定了解,那么你定很清楚以你的能力,暂时无法掌控凯撒罗和阿尔伯特。再者,控制他们对你来说弊大于利,承担可能危及生命的风险,却只能收获你并不需要的回报。”

    “那么,放走阿尔伯特是不是个可选项呢?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无可避免。如果让阿尔伯特回到凯撒罗,他会比以前更小心戒备,但却不会停止他的实验和研究。即使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他也控制不住他对‘新生命’的好奇。另外,旦凯撒罗的新药上市,微生物制药和基因技术的结合必将成为新兴潮流。”

    “到时生化灾难在所难免,即使没有‘新生命’,也会有居心险恶之人用这种技术制造生物武器。而那些血债,总有笔要算在我们身上,就算没人知道这个小房间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作为知情者,你难免要承受道德负担。”

    “难道把他交给你,我就不用承受道德负担了?”欧阳杰似笑非笑地问道,“我凭什么相信,把阿尔伯特交给你就能避免你所说的灾难?说不定你会逼迫阿尔伯特为你制造生物武器呢?”

    “如果要讨论信任,那就太复杂啦,单纯讨论利益,才是最有效的谈判途径。”贝利含笑道,“如果制造生物武器符合我的利益,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制造它,但这显然会让我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而在和平年代,武器能带来的利益,远不如特效药。”

    欧阳杰冷哼声,不为所动。

    贝利继续说道:“把阿尔伯特交给我,最符合你的利益,他的研究和你全无关系,只会让你分心。要与联邦情报机构对弈,可不能三心二意,你说呢?”

    “如果我说不呢?”欧阳杰语气仍然强硬,但目光却次又次飘向房门,显然已经心生退意。

    “那么你会有很多麻烦,虽然我没有宙器,但毕竟是个资深者。客观地说,我成为支配者时你还没有出生,凭空多出个经验丰富的敌人,可不是件好事。”

    贝利话语隐含威胁,嘴角笑意却是温煦柔和,让欧阳杰不由想起个词:笑面虎。

    欧阳杰学着他的样子笑道:“你就不怕我枪打死你?”

    “如果你认为我蠢到不留后手就把自己送到你面前,那就是我对你的智商判断有误。”贝利笑得更灿烂了。

    场比拼假笑功力的竞赛到此结束,欧阳杰收敛表情开始认真思考。

    毋庸置疑,贝利必定留有后手,虽然他没说这后手究竟是什么,但欧阳杰不认为他是在装腔作势。

    把自己的后手说出来是种震慑,而藏在肚子里不说,也是种震慑。欧阳杰连贝利的后手是什么都不知道,自然没法预防。

    “换另个角度来说,虽然我的经验和资历超过你,但我却失去了宙器,不仅没有更进步的可能,还会不断退步。而你,短短几个月便已成为美联邦名声最盛的风云人物,很快你就会站到我需要仰望的高度。”

    贝利看出了欧阳杰的动摇,果断乘胜追击。

    “既然如此,我应该尽我所能与你交好这也是我正在做的事情而不是欺骗你,因为旦你发现我骗了你,我的结局会很凄惨,不是么?噢,我看过那些罪犯的死状,不得不说,你的处决有着非常好的震慑效果。”

    欧阳杰终于被说服,点了点头正要答应,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询问方子羽的意见,于是起身取走江澜的耳机和眼罩递向贝利:“戴上耳机,我要先和我的团队商量,然后再做决定。”

    贝利错愕不解,但没有拒绝,乖乖戴上耳机眼罩。

    “你们怎么想?”欧阳杰先是看了看方子羽,接着看向江澜,他知道那个说话欠揍的家伙也有定话语权。

    “阿尔伯特听到了太多他不该知道的内容,让他离开不仅我们会有麻烦,他也会有杀身之祸。”江澜沉着分析,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刻意隐瞒了记忆消除药片,“除非我们有能力控制凯撒罗,否则把他交给贝利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我们不知道贝利说的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什么意思?”

    “也许他代表着某方势力,只是不愿意告诉我们。也许所谓的丢失宙器,只不过是让你放松警惕的谎言。可能性很多,总之他的话不能全信。”

    有欧阳杰在,江澜没有把话说透,只是浅显讲了几句。

    “你看呢?”江澜看向方子羽。

    方子羽心纠结,沉吟不语。

    从贝利口得知的重要情报,与其说是意外惊喜,不如说是意外惊吓,不仅欧阳杰萌生退意,方子羽也有心退避。

    可是,就这么把阿尔伯特交出去,真是正确选择吗?

    江澜读懂了方子羽的疑虑,凑近身前低声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就算是支配者,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你不可能掌控切。把阿尔伯特交给贝利,未必是对的,但让阿尔伯特恢复自由身,定是错的!我们没时间收集情报慢慢分析了,再不抽身事外,等到纽约警署查到我们头上,能不能回国还两说呢。”

    想到国内的亲人朋友,方子羽咬着牙,重重点头。

    即使是支配者,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

    无法判断对错时,要么不做选择,要么当断则断。
友情链接:托福代考  act答案  gre枪手  gre代考  雅思自拍照代考  gre答案  act枪手  sat枪手  act代考  托业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代考  act枪手  cae代考  pte替考  雅思枪手  act答案  gmat代考  托福代考  托福代考  gre答案  雅思替考  Pte自拍照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代考  sat替考  托福替考  pte替考  雅思自拍照代考  托业代考  act枪手  pte替考  Pte自拍照代考  雅思答案  gre枪手  托福自拍照代考  托福枪手  act答案  托福代考  托业替考  托福枪手  雅思面授  gmat代考  act答案  托业替考  雅思面授  托福替考  cae代考  act枪手  gmat代考  托福答案  sat答案  雅思答案  雅思答案  pte替考  托福答案  sat替考  雅思代考  托福答案  sat代考  雅思代考  act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答案  托福答案  托福替考  act代考  act代考  托福自拍照代考  雅思面授  sat枪手  sat替考  托福代考  托福替考  托业答案  托福代考  sat替考  gre代考  托业替考  sat替考  gre代考  雅思答案  托福自拍照代考  托福替考  托福答案  雅思枪手  gre答案  雅思答案  托业答案  托业替考  雅思面授  托业答案  sat答案  sat答案  gmat代考  托福代考  托业代考  雅思面授  雅思面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