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思代考 > 网游小说 > 天生就会跑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牵动众人心(下)
    ……

    铃铃铃的闹钟响了两声,然后又夏然而止。

    临州珑玥小区C区12栋的个房间内,突然灯光亮起。

    陈梓熙悄然地打开门,看了眼房门外的动静,才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间。

    借着自己房间的微光,也不去开客厅的等,而是径直走到了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摸索了阵找到电视机的遥控器。

    按下开关,电视上画面闪过,个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在寂静的凌晨显得格外的大声。

    陈梓熙被倏然响起的电视声音吓了跳,赶忙按下遥控器的静音按键,然后又探头探脑地朝房间方向瞟了眼,感觉父母房间内似乎应该没有被电视的声音吵到,才轻舒了口气。接着拿起遥控器,看着电视屏幕,快速跳转到早已经记好的电视台频道。

    电视频道上,正好出现的是什么颁奖仪式,三个国家大堆的女运动员站在领奖台上,手捧着鲜花,不时地朝着周围人示意。

    因为电视静音,没有解说她也不知道是什么项目,只能默默等待着。

    “臭叶钦,要是等会还看不到你出现在电视上,你回来以后我定好好笑话你?”

    少女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皮耷拉着还有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困意。

    意大利格罗塞托的世青赛国内电视台并没有转播,但她在份体育报纸上看到过对方的照片以及豆腐块大的报道。

    进入国家队,然后参加奥运会的事,某人有打电话和发短信给她,只是去了雅典国外之后,再次失联,她再想了解什么消息,只能通过报纸和络。

    她今天看了几个站的报道,很多东西都是笔带过,但这次男子200米的决赛,她却是提前看到了。

    《我国选手叶钦闯入男子200米决赛》

    她还记得里面报道的吹嘘,某人发挥很稳定,还破了纪录。可惜只有字报道,还没有图片。

    前几天男子400米决赛的时候,当时络上没有消息,但她还是晚上偷偷的起来打开电视,可惜并未能够在电视上看到熟悉的身影,为此后来几乎都有些失眠没办法入睡。

    今天是男子200米的决赛,她很想看看那个久违蒙面的少年,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从跟她说练跑步好像还没有多久的时间,怎么呼啦下就跑到奥运会里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少女渐渐懂得了很多东西,也明白个运动员想要去奥运会参加比赛有多么的不容易。

    正在这时,电视上画面突然转,黑压压的人群环绕着田径跑道。

    她猛然来了精神,重新拿起遥控器,悄然的按下音量调节按键,从零调到格再跳到两格子。

    “……央电视台,央电视台,现在是北京时间……”

    放大音量后,电视里的声音渐渐传出,陈梓熙正看得认真,突然就感觉身边的沙发沉,顿时整个人都被吓了跳。

    转头望过去,就见自己的妹妹抱着个玩偶,眨吧眨眼睛正望着她。现在正值暑假,两姐妹都在家,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也偷偷摸摸的爬了起来

    “姐……”

    “嘘……”

    看妹妹似乎想开口说话,陈梓熙赶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却是不再言语,两人的注意力都投到了电视机屏幕上。

    ……

    “你这把老骨头还要不要了?”

    同个时间,在南秀市某个小区的居民楼内,聂方平看着气冲冲指着自己鼻梁的老妇人,满脸的无奈之色。

    “前两天半夜你就半夜摸起来看电视,今天更是熬了宿,你是不要命了,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现在是几点了?4点!这么糟蹋身体,你还有几年好活的!”

    妇人头发略有些斑白,穿着件白色的花睡衣,看着半倚靠在沙发上的聂方平,气就不打处来。

    “唉唉,你别激动,别激动行不行。”

    聂方平揉了揉短硬的白发,指了指面前的电视,“就今晚,几分钟的时间,看完了就睡觉。等会的比赛,叶钦要上场了,这是他第次参加奥运会决赛,我没能在现场,总得坐在电视机前看看吧?”

    “又不是你儿子,也不是你孙子,人家都进了国家队了,要你个老骨头瞎操心。”老妇人瞥了眼电视机的画面,语气稍稍弱了几分,但尤有不甘道:“你就这么作吧,上回人都在外国进医院了,我看你还能瞎折腾多场时间。”

    叶钦这个名字她在这两年都听得快生老茧了,她知道是这是聂方平临退休带的个运动员,聂方平为了直接跑到了秀水县那穷地方的三流学当起了教练。

    这里面投入的精力和时间自然不用说,但几十年夫妻,她是知道聂方平脾气的,别的事都好说,但就唯独在体育这方面,特别较真。

    年轻的时候得罪领导,年了带运动员又严厉,这些年别看聂方平带了不少人,但逢年过节还真没几个上门拜年看望的。

    不过两夫妻都在体制内,倒真不在意这个,只是聂方平上次在意大利格罗塞托进了医院的事情,倒真是吓着她了。

    “不是我儿子,也不是我孙子,但这是我徒弟。”

    聂方平看着妻子脸上的愠怒之色渐渐收敛了几分,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行了行了,反正你都醒了,那就坐下来看看比赛。你还没见过这小子吧,他呀,也是个贫苦出身,但真是有天赋啊,嘿,谁能想得到我聂方平临老退休了,还能捡到块宝。参加奥运会啊,别说我们南秀市了,就是海西省也每个运动员能有这个水平。”

    “谁稀罕吶!”

    老妇人嘴里嘟哝了句,却没有直接坐下,而是转而进了厨房倒了被热水,摆在了聂方平面前。

    还想跟聂方平拌几句嘴,然后看了看聂方平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被电视给吸引住了,轻轻叹了口气,慢慢坐下,同样看向电视屏幕。

    她不是体育系统的,不过这些年家里有个教练,耳濡目染多少对于体育还有田径都有了解。

    聂方平去下面县城学当教练,她本来是不同意的,在体育系统内厮混了辈子,临老了也就个体校教练,还不如好好歇着。

    但方面又实在是太了解对方了,真要让聂方平过着每天公园散步,打牌遛狗的退休生活,或者自己去给小儿子带孙子,颐养天年,恐怕个星期都呆不住。

    这老骨头,辈子就扑在了这田径场的跑道上了。

    电视画面闪动,现场摄像头视角切换,不知不觉间,已然出现了奥林匹克体育场的现场画面。
友情链接:act代考  sat代考  sat替考  雅思枪手  雅思自拍照代考  gre答案  雅思枪手  sat答案  雅思代考  托福枪手  gre代考  雅思答案  Cae自拍照代考  gre代考  sat枪手  雅思代考  act代考  托业答案  雅思面授  gre代考  gre枪手  gre代考  托业替考  act枪手  托福替考  托福代考  托福代考  act枪手  gmat代考  gre枪手  雅思枪手  act答案  cae代考  托业替考  gmat代考  托福答案  act枪手  雅思面授  gmat代考  托业代考  gre枪手  act答案  act答案  托福枪手  act代考  sat代考  sat代考  sat枪手  sat答案  sat枪手  pte替考  sat枪手  cae代考  pte替考  sat答案  gre枪手  雅思替考  act答案  gre答案  pte替考  act枪手  sat枪手  雅思面授  gre答案  雅思答案  act枪手  act答案  雅思替考  cae代考  sat替考  托业答案  雅思答案  托福答案  雅思答案  托福代考  act答案  sat枪手  gre答案  pte替考  gre枪手  托福枪手  雅思答案  雅思代考  sat答案  sat代考  托福替考  Pte自拍照代考  托业代考  act答案  托福替考  雅思面授  托业替考  sat答案  托业答案  托福答案  gmat代考  sat枪手  托业答案  gre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