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思代考 > 历史小说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正文 第1817章 内圣外王(中)
    虽然李承乾说的是有机会要见见那个彭城,但皇帝陛下要见的人,就算是再忙也必须有时间,白月宁可不管那个彭什么彭有没有时间,眼下再干什么,反正只要没死,就是爬也必须立刻爬到皇帝陛下的面前。

    不过话说回来,彭城在见到白月宁之后也是懵的,就算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面前皇帝的机会。

    这已经不是祖坟冒青烟可以形容的了,如果非要把祖坟和烟联系到起,彭城认为那定是老祖宗的棺材板被点着了,把祖坟烧的浓烟滚滚才行。

    “见到皇帝陛下自然些,不要谄媚,说话要注意措词,尽量不要说些让陛下不开心的事情,陛下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明白么?”御书房外面,小白最后对彭城叮嘱道。

    “是,白,白大人放心,小人都明白了。”彭城兴奋的脸色通红,把头点的飞快,这让小白怀疑他不会兴奋过度,以至于脑袋被自己的血液胀爆掉。

    ……

    “你就是彭城?不错,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李承乾在长孙冲离开之后,召见了彭城,看着眼前的年人点头称赞道。

    “谢,谢陛下!”彭城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手只手会儿抬起来会儿放下,想要抱拳又不知道对不对。

    李承乾已经不是第次遇到彭城这样的例子,笑着让内侍给他搬了把椅子,又让他坐下,然后才说道:“你不用紧张,朕找你来只是想跟你聊聊,并没有为难你的意思。”

    “是!”彭城只坐了个椅子边,看上去就像在蹲马步差不多。

    可能是因为太过紧张让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绷紧的状态,否则他现在的造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坐得住。

    李承乾也知道彭城的紧张不会因为自己的两句话就消除,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淡淡看了他眼之后问道:“第二次阶段的招标工作是在明天吧?”

    “是,是的!”彭城点点头,牢记小白的叮嘱:问什么答什么,不要多说个字。

    “那么你觉得明天第二阶段的均价能够达到多少?随便说说,错了也没有关系。”李承乾从桌子后面走出来,亲自递了杯茶给彭城,顺便问道。

    “这,草民不知!”

    “没关系,你就当满足朕的个好奇心,比如说如果你明天要竟价的话,你的心理底限会是多少?”

    “这……”彭城此时急了已经快要哭了,想到白月宁的叮嘱,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开口,应不应该继续说下去。

    李承乾似乎看出了他的纠结,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眼小白,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朕与老彭单独聊聊。”

    “是!”小白答应着,瞪了彭城眼之后,带着房间的其他宫女和内侍走了出去,顺带在外面将门关了起来。

    “好了,现在没有外人了,你可以说了吧?”李承乾等到小白她们都出去了,这才从边拖了张椅子过来,坐到彭城的对面问道。

    “陛下,草民,草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房间里已经没了外人,可是彭城却更紧张了。

    刚刚小白在房间里,多少可以算是他的主心骨,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怎么也能得到些提示,可是现在人都走光了,这到底啥是该说的,啥是不该说的,谁能搞的清楚,万说错了话,会不会被打出去拖死?

    “彭城啊,你可知道什么是欺君之罪么?那可是要杀头的!”李承乾见彭城实在太过紧张,忍不住生出恶搞的心思,故意逗他说道。

    “噗通”声,随着‘杀头’两个字出口,彭城再也坚持不住,屁股坐到了地上,刚刚还兴奋的发红的老脸瞬间惨白,嘴唇哆嗦着,但‘饶命’二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李承乾也没想到彭城这家伙胆子竟然这么小,被自己吓竟然直接瘫了,时间也是尴尬不已,最后想了半天才说道:“不过如果你的回答如果能让朕满意,朕可以不追究你的欺君之罪。”

    “谢,谢陛下,草民,草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彭城应该是真的被吓到了,说话比刚才利索了不少,末了似乎想起什么,连忙说道:“陛下,草民觉得明天的均价应该在三千贯左右,草民打算把余下的三万贯全部投入进去,直接购下七块广告牌。”

    “嗯!”李承乾心好笑,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点了点头之后对彭城说道:“你先起来坐下,朕还有话要问你。”

    “是,是是!”彭城把头点的飞快,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坐到刚刚李承乾给他安排的椅子上面,两腿并拢就像蒙学的孩童般。

    李承乾等他坐好了,自己也坐到了他的对面,正色问道:“说说你的判断吧,是什么让你做出三千贯这个判断的。”

    “陛下,草民觉得切都是因为今天的均价。”彭城定了定神,整理了下思路,把心横说道:“暗标竟价大家并不是第次,不过这次很多人都被表面现象迷惑了,将目光全都投在了广告牌的上面,却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商业洽谈才是根本。”

    “但是经过今天的竟价之后,相信那些被迷惑的人也已经回过神了,他们定会重新审视自己的标价。”

    “今天已经有三百个广告牌被拍出去了,而在所有人都意识到商业洽谈的重要性之后,余下的广告位只会越来越贵。可是大家的财力是不同的,那些大商人或许不会在乎价格的高低,但是像草民这样的小商人却不能不在乎。”

    彭城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在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说,半晌之后才再次开口:“所以草民认为,明天大多数与草民身价差不多的商户会选择孤注掷,把手里的全部资金都砸在第二阶段的广告位上面。”

    “嗯,十鸟在林,不如鸟在手是吧?”李承乾接过彭城的话头,笑着说道。

    “呃……,是,是的!”彭城点点头,心里长长的出了口气,暗道总算是把这段给应付过去了。

    可是,接下来李承乾却笑着对他说道:“朕记住你的话了,如果明天的均价真的达到三千,朕重重有赏,若是没有达到……”。

    没有达到会怎么样?难道又是杀头?冷汗不由自主从彭城的头上流了下来。

    (本章完)
友情链接:gre答案  gre枪手  cae代考  托业替考  Cae自拍照代考  托业替考  act答案  act代考  sat枪手  gmat代考  托福替考  act枪手  gre枪手  sat答案  雅思枪手  sat替考  gre答案  托业答案  托业替考  pte替考  托福代考  托福代考  gre答案  雅思替考  托业代考  托福枪手  gre代考  托福代考  gre答案  act枪手  雅思代考  雅思答案  sat代考  托福枪手  托福答案  托福答案  act枪手  sat答案  雅思替考  托业代考  sat答案  托福答案  sat替考  托福答案  cae代考  cae代考  雅思替考  sat替考  雅思替考  雅思替考  托福代考  雅思答案  sat替考  sat代考  pte替考  雅思面授  雅思代考  gre代考  gre答案  gre枪手  sat答案  雅思答案  gre枪手  雅思答案  sat替考  托业替考  gre答案  gre答案  托业答案  雅思面授  sat代考  托业代考  sat答案  Pte自拍照代考  sat代考  sat代考  sat替考  托福枪手  gre答案  pte替考  托福答案  雅思枪手  sat替考  gre答案  gre答案  gmat代考  托业代考  gre代考  sat答案  托业代考  雅思枪手  gre代考  托福枪手  gre枪手  act代考  sat代考  act枪手  gre枪手  act答案  sat替考